青岛最牛“打版师”:残疾女老板打出服装金招牌成功故事资讯中国服装网-www.sac.net.cn

  创业MBA培训暨投融资对接会,主讲人是全国知名创业导师孟祥国和杨光。培训尚未开始,一位年轻男士背着一位女士上楼而来。待这位女士落地后,她一手夹着文件,一手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到座位上。

  这位女士名叫杨萍,背她的是儿子。杨萍何许人?“她可是青岛最牛的’打版师’!”旁边一位参训者竖起大拇指悄悄地说,“不少服装外贸企业都很佩服她。”

  现场

  杨萍的工作室设在李沧区创业广场,几台电脑、打版机,几排样衣……爱玛仕、阿玛尼、Burberry、Maxmara以及意大利、韩、英、西班牙、芬兰、美国等品牌服装就是在这里从设计师的图片上“变”成样衣。

  采访间,杨萍接了一个外贸公司打来的电话,和她约定晚上10点见面,说香港设计师传来的图纸有一难点需要帮忙解决。“经常有这样的求助电话。”杨萍麻利地一踩地,将椅子转到公司打版师潘荣成身边,叮嘱了几句制版的事宜——潘荣成正在计算机上设计剪裁,桌上放着设计师传来的一张平面图。

  “设计——制版——成衣,我们负责的是将设计师画的美图变成一件成衣。”杨萍说,“设计师的图纸看似简单,实际上却暗藏不少门道。2005年,西班牙设计师发来为Vero Moda设计的一张图纸,后身长一公分的问题‘难’住了不少打版师,找到我后,我给解决了……波兰甲壳虫品牌在青岛有个设计室,首席设计师有个原则:不和不懂英文的打版师合作。因为我能一看图纸就能明白他的设计意图,所以他打破了这一原则,和我合作了5年,直到他离开中国……呵呵,’有难题找老杨’,这是一些外贸服装公司的顺口溜。别人打版四五遍才能在设计师那里过关,我常常是一遍过,‘杨一过’的绰号由此而来……”

  杨萍自称自己有“三个胆”,不懂英文却接的是老外的订单。“拿着英语字典一个一个地对照单词,然后翻译成服装的专用语。一直到现在,我50多岁了,仍然是几乎每天都得研究打版到凌晨一两点才睡觉,连儿子都称我为铁人。”杨萍说,“我成立自己的雅时依版房后,对前来任职的打版师提出的要求必须是酷爱打版。虽然打版看起来是做一份挺艺术的工作,实际上需要强大的耐力和钻研的精神。2007年,在一次衣服订单会上,我从25个款中’打中’了16款,一款就是9万件的订单。这样成绩不是’花拳绣腿’能’打’出来的。”

  潘荣成告诉记者,他的师傅——杨萍对打版有着严苛的要求:订单今天传来,次日下午就要送上飞机,一宿打版,挑选面料,裁衣缝制,在开往飞机场的路上也在争分夺秒地钉扣子……这样的单其他打版房通常需要近一周的时间。

  “技术,还有速度,才让我一个并非科班出身的打版师有底气这么’牛’!”杨萍说到这里,像说笑话一样“哈哈”一笑——谁能想到,她的那条病腿现在站得时间一长就会有一股钻心的疼痛感。

  往事

  杨萍是在出生后6个月时患上小儿麻痹的,那条病腿也从此伴她一生。

  “我虽然患有小儿麻痹,但一直是学校里的’学霸’。后来,为了参加高考,我休学一年专门治腿,最难忘的是一月做过两次大手术,我很倔强,担心麻醉影响智力,就咬着牙,不让医生用麻药。遗憾的是,我虽然拼了命想考大学,但是,命运却和我开了一个玩笑:当时学校老师找到父母,说我这种情况,即使考了也不会被录取,与其白白浪费学校名额,不如把名额让给别人,父母就同意了。直到高考时,父母才不得不告诉我:因为身体残疾,我的名额没有了……”往事已如云烟,杨萍像在旁观她人的故事,故事里没有心酸,她一直笑着讲下去,“我整整哭了一周,然后离开青岛,跑到北京的小姨家,整整住了3个月,一直到同学开学后,我才敢回到青岛,而且躲进家里不肯出门……”

  “父母担心我憋在家里出事,就让我在国棉厂的一家裁缝铺当会计,裁缝铺的老裁缝手艺精湛,一空闲,我就趴在缝纫机旁看怎么缝制衣服。我觉得非常有趣,晚上偷偷地学着做起来。别人是先学美术,有了绘画基础后再学设计、打版和制作,我反着来,会缝制衣服了又到夜校里学习绘画……”杨萍的又一次命运转折出现在1984年,“那年,青岛举办了一届服装设计大赛,我带着自己设计的5套衣服参赛,没想到有3套得了一等奖……后来,我去学习绘画和服装设计,认识了青岛大学王祖江老师,他告诉我是注定走设计这条路的人。结婚后,我开了一家裁缝铺,设计的服装款式、做工不一样,回头率比较高,’杨萍’这两个字在口口相传中有了名气,找我做衣服的顾客越来越多……”

  可是,命运却不放过这位被亲戚形容为“给个梯子能上天”的残疾女人。2002年,杨萍再次挨了一板砖。

  “这一年,我丈夫被一辆集装箱撞飞,在医院躺了3年多,病情严重时,一天要花费1万多元,哪有那么多钱?只能是借,最后欠下40多万元的债。”那段时光是杨萍继考学遇阻后最灰暗的一段时间,“为了偿还医疗费,我开始日夜接单,打版赚钱。根据找到的外贸服装公司名单,一个一个打电话去拜访,恳求人家将订单交给我,甚至愿意免费做;也有朋友帮我揽活,加班加点地干,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……2005年还被一家外贸公司骗了5万,差点儿呛得缓不过气来。在政府的扶持和亲朋好友的帮助下,还有别人不能比的速度和品质,公司终于缓过劲来。我也用了6年时间将40万借款全部偿还。现在,丈夫虽然还是行动不便,但渐渐有了些自理能力,压在我心里的石头终于松动了。”杨萍感觉,那段没黑没白拼命赚钱的日子让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“铁娘子”。

  李沧区创业广场建成后,杨萍进驻其中,每天,当她看到出入往来的年轻创业者紧缩眉头的样子,总会说上两句:“看看你们杨姐,50多岁了,拖着一条病腿还在创业呢!打起精神,没有迈不过去的门槛!人生的酸甜苦辣咸,哈哈一笑,风过云消!”

  展望

  现在,“一手绝活”让杨萍的事业蒸蒸日上,旺季时一个月接三四百个样品,一个样品最低就能有2000多件的量,高的有上万件,可以说,杨萍的版房“养活”了不少服装厂。

  “过去求人下单,现在由我挑选合作方。”杨萍说,“我入驻李沧区创业广场后,常和这里的负责人王敏燕沟通,想把自己的技术传承下去。2012年,我的雅时依派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每周末在网上授课,培训打版师。而且,我们正在计划成立一个版师学会……儿子说我闲不住,没有干够的时候。”

  这位闲不住的杨大姐在事业上站稳脚跟后,还有一项更令她日思夜想的“事业”:为残疾人谋划公益项目。

  “我自己一路走来并不容易,深知残疾人心里的苦和想法。我要在有生之年,为自闭症儿童谋划起一个从小到老的残疾人辅助项目,小时在这里学技术,大时在这里工作,老时当照顾他们一辈子的父母离开后,有一家专门照顾残疾人的养老院……我期待有那么一群人和我一起努力,为智障儿童的晚年擎起一把保护伞。”杨萍说,从2010年在政府资助下在市北区建起青岛市残疾人服装缝制基地后,这个梦想就开始升腾。

  “2014年,我又建立了一家残疾人辅助性就业培训基地。现在在我公司的50多名员工里,40名是残疾人,在培训基地里,我还免费招收33名智障残疾孩子,对他们进行服装加工培训。”杨萍说,“每帮助一个孩子,就是解放一个家庭,解放一对父母。帮助这些残疾孩子最关键的是帮他们还有他们的家长搬开心理障碍。 ”

  白天,杨萍为自己的公益项目左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;晚上10点到凌晨1点,她又伏案研究自己爱不释手的打版工作。

  “铁人,也有生锈的时候。”杨萍说,她也知道这个道理,但她喜欢这种“忙并快乐”的生活节奏,因此会一直坚持下去。

声明:以上青岛最牛“打版师”:残疾女老板打出服装金招牌内容由“中国服装网内容部”收集整理自互联网,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,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,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我们会马上更改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